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62小说 >> 步步为营:凤倾天下 >> 第128章 时辰

“你且起来,让我来考虑一下吧,”王后道,“对谁都不要提起。”

“是,王后,”骊裳道,“王后,奴婢请几日出宫一次。”

“哦,你要出宫去做什么?宫女岂可随便出宫。”

“王后,”骊裳向前,与王后耳语了几句。王后沉吟起来,没有答话。

莫罗王吩咐,“快去把狄申王子找来。”

不一会儿,便听来报,“大王,在下刚出城门,便见狄申王子已经快到城下。”莫罗王感到诧异,不大一会儿,只见狄申王子带着几人来到宫中,身后这几人带着几箱东西,看起来挺重,蛮国将士本就彪悍有力,此时抬着这几箱东西却感到相当的吃力。

狄申王子上前一步跪拜道:“大王,此是父王交代在下要带给尊贵的莫罗王的一些薄礼,请大王笑纳,父王交代,以此当做我蛮国迎娶茗儿公主的彩礼了。“

莫罗王心中一惊,亏得这时他的心中已经知晓此事,“多谢蛮王美意,本王心领了。如此厚礼,受之有愧。“说着屏退了左右。

莫罗王道:“本国与贵国素为同盟,狄申王子可否知道。”

“大王,在下知道。”

“那为何却迟迟不肯出兵,待到我莫罗城被困数日仍旧不肯出兵,是何道理?何谓盟国,盟国盟约狄申王子和蛮王可曾记得?”

狄申王子答不出话来。

莫罗王神情激动,“我儿姬重,十岁便被当做质子送去蛮国,而贵国却是如何待他,贵国又是如何派出质子的,你们竟然派出一个半路上就病死的人来当质子,是何道理。却还说死在我国境内,而百般纠缠,又是何道理?”

狄申王子,仍旧说不出话来,当初的确是派了自己多病的幼弟来充当质子,或是水土不服,或是受不了颠簸之苦,刚入莫罗国境不久便暴毙了。

只听莫罗王又继续道:

“如今本王唯一的女儿,冒死去请得蛮王派兵,可是本王却才知道原来茗儿竟被汝等要挟,以出嫁换得出兵。这该是盟国所为吗?你们现在就视我莫罗国经此战争,国力贫弱,而任人宰割吗?”

“大王,请息怒。”狄申王子找不到其他可以说出口的解释了。这些,莫罗王都没有说错,这些都是已经发生的事情。无法辩驳的事实了。

“可是,大王,茗儿公主已经与父王约定了。”

“约定?哈哈,”莫罗王笑道,“贵国,你的父王,蛮王数年前就已经跟本王约定,战则同战,亡则同亡,可是贵国履约了吗?若不是茗儿公主,我莫罗城已经不复存在了!贵国的盟国就不复存在了!贵国就一直这么看着我莫罗国被犁泽吞食,而坐视不管,狄申王子,是也不是?”

“我儿姬重在贵国十年,忍辱负重,我女茗儿,冒险求兵,内中凶险曲直,如今都可不再去计较,因此,此战胜后,本王仍着意要报偿贵国,拨付银两,以恤贵国伤亡将士,本王如今才知狄申王子如何要拒绝,原来贵国是要的我的女儿,要的我的命不是吗?”

狄申王子回到了营地,但那几箱礼物还是放在了宫里。这些礼物带走便是意味着放弃了,可是,他却是无论怎样也不愿意。

他感到灰溜溜的,知道自己答不出话来的滋味,可是他绝不甘心就这么地回国去,这不光是联姻的问题,也是关系蛮国的大事。

但是不久之后,他就在营帐里听到了外面闹闹嚷嚷的声音,手下道:“王子殿下,莫罗王又派人把那几箱东西送回来了。”

狄申王子什么话也没说,也没出去看。

这几箱,可都是真金白银,这场战争,导致莫罗国国库亏空,莫罗王见这些财物却是也不为所动,蛮国士兵,也都猜到这里面的东西必定价值不菲。

这可是眼下莫罗国最需的东西了。可是莫罗国越是不舍,狄申王子心中越是觉得茗儿是那么的宝贵,他更是舍不得就这么回去。一幕幕在他的眼前浮现,从马厩结识一直到与犁泽开战之前,他的心里已经深深地扎下了茗儿的影子。

时间还剩下三天。

门口侍卫来报:“姬武王子求见!”

话音未落,姬武王子已经掀开帐帘进来了,他的脸上此时倒显得平静。狄申王子招呼他坐下。

空气有些停滞。

狄申王子等着姬武开口说话。

但他还是没有能有姬武那么有耐力,“姬武王子,是为茗儿公主的事儿而来是吗?”

“是的,狄申王子如此的关心雅萝公主,应能理解我的心思。”

“是,但父王与茗儿公主约定在先,此时却又如何更改,如果办不成此事,我真不知道如何向父王交差。”

“情急之下,我那妹妹不是要答应你们的所有条件吗,她又有什么选择呢,狄申王子,如果是你,该如何选择呢。狄申王子作战勇猛,指挥若定,且深明大义,在下很是敬重,希望能深思。除茗儿之外,我莫罗还有众多的美丽女子,狄申王子可以任意挑选,我莫罗同时会派出工匠随从,一同赶赴蛮国,为贵国效力。”

狄申王子不语,只招呼姬武王子饮酒。

这是莫罗国的酒,莫罗王赐名蓟春酒,“莫罗蓟春,名扬天下。”狄申王子望着手中的酒杯说道。

“是的。狄申王子尽可享用。”

可是此时的姬武王子却品不出这酒的味道,这个时候,没有心思去品味这酒。酒本来就是给有心境的人品味的。

两人没有说太多的话,说的话还没有饮的酒多。姬武王子不久之后起身告辞。狄申王子起来相送到帐门之外。

姬武王子跨上马来,狠狠的一鞭抽在马屁股上,像是发泄心中的不满,狄申王子返身入账,躺下纳头便睡。

狄申一觉睡到第二天的早上,他出去转了转,狩得两只野兔,带回来让手下剥洗了烤着吃。

此时的国内,他已接到父王的通告,知道父王已经重新夺过权柄,母后这时被削弱了权力,狄申想着父王应该不会把母后怎么样吧,当初还让自己不要恨母后呢,说她也是为了蛮国,只是想法不同而已。

快到晌午的时候,狄申手下来报:“殿下,有一姑娘求见。”

怎么会有什么姑娘,难道是茗儿公主。他忙掀开帐门。

眼前的女子不是茗儿公主,但却也显得美丽娴雅,别有一番风韵,面含羞怯。

“奴婢拜见王子殿下。”

“你是?”

“王子殿下忘了奴婢了么?”

狄申的眼睛在眼前的女子身上细细看了,除了越发觉得眼前的女子美丽之外,却想不出在哪里见过。

“王子殿下,奴婢便是被犁泽抢来的莫罗女子中的一个,那日多亏王子殿下,不然晚到一步,奴婢和那么多姐妹可能已经在另一个世界了。”说着,这女子眼眶里泪光盈盈。

“哦,快快请起。”狄申道。他想起来了。

没想到那群女子之中还有如此姿色的女子,为何当时却没看出来。不过这也难怪,当时这些女子个个蓬头垢面,神情狼狈。

进得帐来,狄申王子问道:“姑娘叫什么名字。”

“奴婢骊裳,王子救命之恩,奴婢永生不忘。”

狄申王子大笑,“举手之劳,不必如此挂在心上。看姑娘相貌,却如何与莫罗女子有些差别?”

“是,禀告王子殿下,骊裳母亲本就是蛮国人。”

狄申王子面露惊异之色,“怪不得。”

“奴婢母亲,原本是蛮国一名采药女,有一天在山上采药时,不知不觉天色晚了,迷了方向,后来竟跌入了山谷,幸亏遇到爹爹的搭救,才得以生还。母亲在爹爹的照顾下疗伤。和爹爹日久生情,便生下了我。

母亲常跟奴婢讲起蛮王和狄申王子的丰功伟绩。讲习蛮国的风土人情。没成想奴婢却被犁泽人抓去,差点,差点。。。说到这里骊裳呜咽了起来。”

“没想到会遇到王子殿下搭救,奴婢感激不尽。只是当时心有余悸,竟也忘了向王子殿下拜谢。”狄申王子起身,扶起骊裳,没想到在此却遇到这么个与蛮国有如此渊源之人。他的心情此刻似乎好了许多。

“原来姑娘母亲是我蛮国人,那姑娘便也算是蛮国人了,不用多礼,来,坐下再说。”

“谢殿下。”骊裳起身。

骊裳却不坐下,只在狄申面前盈盈而立,“殿下,让奴婢为殿下倒酒吧。”说着便拿过酒壶为狄申倒酒,看那十指纤纤,轻轻拈起那只银壶来,酒水轻泻入狄申面前杯中。

狄申端过面前酒杯,一饮而尽,骊裳拿过那只杯子,又倒入酒来。“来,陪我喝一杯如何?”

“殿下,请恕奴婢不善饮酒。”骊裳慌忙跪下道。

“哈哈,我蛮国女子个个善饮,你既有蛮国血脉,如何饮不得酒。”

“是,奴婢知道,可是,可是……”

“可是什么?”狄申上前把骊裳拉起,拿过一只酒杯来。想着茗儿公主,想着一班人都在尽力阻挠,他的心里突然感到一股惆怅。

茗儿公主,在你的心里到底是什么意思。他想起给茗儿拿去换洗衣服的那一刻,水中的茗儿如仙女一般,那场景令他永生难忘。

可是,现在明显她在拒绝跟自己去蛮国。

骊裳喝了一杯,酒刚入肚,便轻轻的咳了起来,“奴婢,奴婢让殿下见笑了。”骊裳说道,“殿下,奴婢还是为殿下舞一曲吧。”

“哦?”

话还未出口,面前的骊裳就已经开始舞了起来,狄申的眼睛慢慢地越睁越大,面前的这名女子,舞的正是蛮国著名的鹊之春,刚想到此处,骊裳又轻轻的唱了起来,一曲妙音从她的樱唇而出,狄申被彻底的吸引了。

他端着酒杯起身来到骊裳的面前,骊裳唱着舞着,像一只美丽的鹊鸟,在呼引着爱侣,她轻舒玉臂,狄申王子把她的手握住,歌声停歇,两人一起舞了起来,狄申像是回到了蛮国,这也是自己所喜欢的舞蹈,就像是蛮国的一件国宝一样,被珍视着,他却没有料到,在这莫罗国的土地上,还有个舞得这么好的一名女子。

他的一只手里还握着那只酒杯,但酒杯里的酒早已经喝尽了,他完全陶醉在这氛围之中,带着朦胧的酒意,面前的女子越发的迷人,他越看越觉得眼前分明就是茗儿了,原来她就是为蛮国而生的,他把眼前朦胧的女子与茗儿重叠了起来。

狄申王子醒来的时候,身边已经没有了人,他的头有些昏沉,但更多的却是身心的轻松与从未有过的舒坦,他看到床上那一滩血红,用手指轻轻的沾了一下,放在自己的眼前。

时候走的,可是他怎么觉得在梦里又与茗儿相会了呢。

“那个女子什么时候走的?”狄申问手下道。

“报告王子殿下,已经走了差不多两个时辰了吧。”

“她没有说什么吗?”

“什么也没有说。”

他明白了,一夜缠绵的女子不是茗儿,而只是那个叫做骊裳的女子。可是他不知道的是,他喝的酒里掺入了骊裳放进的香魂散。

约定撤兵的时间已经到了,可是莫罗城外的蛮国士兵,仍然没有丝毫的动静,看来都是在等茗儿公主了。

茗儿听到了宫中的议论,说什么的都有,有人说莫罗王不该如此的护着她,女儿重要还是国家重要,有人说蛮国的趁人之危,有人为她的命运唏嘘,都觉得去蛮国是一条死途,那里比火坑还要可怕,在他们的眼里她像是个将要被推上祭坛的祭品,以求得莫罗国的安宁。

她跑出城去,直奔狄申王子的营帐,狄申从营帐里出来,面前的这个人才是昨夜梦中的人,可是她的脸上现在看不出任何的表情。

“我不跟你走,你就不撤兵是吗?”

这一句话,便已表明了面前的女子对自己的态度,但他不想管那么多。他只是看着她,他不再说是父王的命令,那太虚伪,那只是在莫罗宫里,在莫罗王和姬武面前所说的冠冕堂皇的话。

他不语,只看着她。他的不语也表明了他坚决的态度。

“好,再给我一天时间,明日辰时我跟你走!”说完便转身跃马回宫了。本来就是自己答应的约定,自己本来就没有理由来这里问这句多余的话。这是自己选择的本就无法选择的命运。

御花园内,很是安静,这里有百花香,这里有异石奇珍,这里有如画的风景,这里也有姐姐绕笛的坟茔。

这里是绕笛生前最喜欢的地方,在她死后,莫罗王把他葬在这个地方,就像每日仍能在这里看到她的身影,听到她快乐的笑声。这御花园,是属于她的。

“姐姐。”茗儿扑倒在绕笛的坟前,在自己从密道离宫之前的那天,姐姐还与自己在这里说着悄悄话呢,她们焦急地为子期哥哥的命运担心着,可是现在,一个在坟里面,一个在外面了。隔着生死,但她知道,往昔最疼爱自己的姐姐能听到自己所说的话,只是姐姐她再也不能说话了而已。

“姐姐,我来看你了,以后不知道还要多久才能回来看你,明天辰时,我就要跟随蛮国王子嫁到蛮国去了,姐姐,犁泽人已经被赶走了,全城百姓得救了,我嫁去蛮国,也值得了,只是姐姐,你陪子期哥哥走了,我也不能再留下来侍奉父王和母后……”

茗儿的泪水流了下来,她哭着,以后连在这里哭的机会也没有了。

此时的御花园,一片安静,茗儿只是低低地啜泣,这里已经很久没有人有心思到这里来赏景了,显得有些荒凉沉寂,这些花儿不知为谁而开,淙淙流水只默默地流着,它们现在做了这里的主导,但绕笛永远陪着它们。

“姐姐,”茗儿哭得累了,她抚摸着姐姐的墓碑,曾经的欢声笑语,一幕幕在眼前浮现,然而那已经停留在了过去的时光里,永远不会再重现了。

战争,她恨这可恶的战争。战争夺去了已逝者的生命,改变了还活着的人的命运,包括自己的命运。

她恨不得把姐姐的坟墓一起带走,这时的悲伤与失落正如同看到姐姐死去的时候一样,悲凉无助。

很久很久,她不愿离开。

她不知道的是,此时还有一人和她一样的伤怀。王后正在她的身后,隐在一处假山之中,她听到了茗儿所有的哭诉,字字敲击在她的心上。

她就这样一直看着她,直到她看着茗儿起身,看着她掸掸身上的尘土,看着她满面凄然地离开。她的心揪得更紧了。

茗儿回到了寝宫,她感到很累,这温暖的床,这宫里所有的一切,她好想多看一样,但看着看着,她就睡着了。

王后没有去唤醒她,让她睡着,她中间过来了两次,但看着茗儿都在睡着,她让人不要打扰她,让她好好去睡。她满面愁容,别人都知道是为什么,可是却不知道她的内心在做着多么难以做出的抉择。

骊裳仍然悄悄地给她端茶送水,默声不语,王后知道她在等着自己的决断,她已经满怀羞涩却又坚决地把自己去见狄申的事告诉了王后。告诉了她与狄申王子的肌肤之亲,告诉了她自己的身体已经完整的交给了狄申,并且告诉她她看到了狄申王子眼神中对自己的赞赏与宠爱。

王后的眼前浮现出这个女子跟自己说这事儿时候的表情,那表情里有满足,有羞涩,那眼睛里有兴奋,还有渴望,眼前的这个女子,不知道她的聪明与勇敢有多少是受情欲的支配,有多少是为自己而效忠,她知道她有挟私的成分,可是留下茗儿,自己不也是更大的私心吗?

王后对眼前的这个女子感到惊诧,看来这的确是个不一般的女子,或许真的可以让她做一次“公主”,不,这不是一次,这是这个女人的一生。

可是,真的可以吗?

如果激怒了蛮国,轻则骊裳送命,重则两国交恶。如此重大的事,能交给眼前的这个女子吗?

茗儿醒来,头有些昏沉,她不知道这一觉睡了多久,似乎很长,好像曾经醒来过,而且看到过母后,坐在自己的床边,她数不清这一夜做了多少个梦。她不想醒来,因为一醒来就要离开这里,就要到蛮国去了。

她起身,外面的天是亮着的,辰时应该快要到了,她只想简简单单的走,甚至连大红的婚衣都不想穿,这有什么喜庆的呢,可是,却还是要装着样子,装着如何的开心,如何的愿意,她觉得自己装不来,只是被动的履行约定而已。嫁过去,便是了,其他的繁文缛节,随便它吧。

她突然听到外面有响动,看到外面走进一人来,正是母后。王后一个人进来,回身把门关上了。“母后,”茗儿开口道,“母后,现在是什么时辰了?”

王后没有回答,只拉过茗儿坐回床上,“孩儿,你坐下来,听母后说。你已经不用去蛮国了。”

“母后,你说什么?”茗儿一脸不解地望着母后。

“孩儿,已经有人代替你启程去蛮国了?”

“母后,这怎么能代替?”茗儿震惊了,她站了起来,

“孩儿,你知道现在是什么时候?”

“什么时候?”

“你已经睡了一天一夜了。你坐下来,听母后慢慢说。”王后拉着茗儿的手。

“什么?母后,我为什么会睡那么久?”

“你就别问了,是我让你睡那么久的。”

怪不得觉得头昏沉沉的,母后一定给自己喝了什么东西。

“孩儿,母后在御花园听到了你和狄申王子约定的时间,昨日辰时母后已经安排人装成你的样子乘着轿子跟随狄申去蛮国了。蛮国无礼,趁人之危,从今天起我蛮国又有两位公主了。”

“母后,难道父王和哥哥他们没有反对吗?母后,女儿深深理解母后心思,可是这事非同小可。”

“母后安排的女子上轿之时,搪塞了去,想法没有让你父王和哥哥看那轿中女子真容。所以现在他们还不知道。”

王后同样知道此事重大,她的心里同样忐忑不安,但一想蛮国如此无礼,却又硬下心来。

“母后,不行,我要去追。”

王后拉住了她,“孩儿不可。那女子是个聪明伶俐之人,应该有办法办妥此事。母后就算赌这么一次。”

“母后,到底是谁代替我嫁过去的。”

“是名宫女,名叫骊裳。”

“宫女?女儿不明白。”

王后跟茗儿把事情的经过讲了一遍。茗儿坐下来,胸脯起伏着,她在经受着巨大的心理斗争。这事情岂可儿戏,母后舍不得自己,他们都舍不得自己,可是,这可是牵涉到两国之间的大事。

喜欢步步为营:凤倾天下请大家收藏:(www.62xs.com)步步为营:凤倾天下62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步步为营:凤倾天下最新章节 - 步步为营:凤倾天下全文阅读 - 步步为营:凤倾天下txt下载 - 王冰白的全部小说 - 步步为营:凤倾天下 62小说

猜你喜欢: 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凤染君策异能特工:军火皇后将门男妻锦绣田园:灵泉农女种田忙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农门长安穿到古代当名士阁老夫人养成记毒女狂妃,这个王爷太妻奴皇上,请您雨露均沾神医弃女:邪王霸爱小狂妃侯府商女盛华皇家宠媳嫡女谋之再世为后残王邪爱:医妃火辣辣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天降萌妃:皇叔,宠翻天!盛世独宠:狼性王爷,你好坏追寻之恋狂宠—刁蛮世子妃绝色丹药师:邪王,你好坏步步为营:凤倾天下邪王通缉令:傻妃,哪里逃重生最强女帝
完本推荐: 我老婆是重生大BOSS全文阅读快穿:皇后只能我来当!全文阅读重回80之大时代全文阅读穿越晚明之不朽帝国全文阅读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你全文阅读邪帝狂后:废材九小姐全文阅读神医傻妃:腹黑鬼王爆萌妃全文阅读超级神掠夺全文阅读主神逍遥全文阅读绝对牧师全文阅读快穿:报告宿主,您已被攻略!全文阅读武侠世界大穿越全文阅读旧爱晚成,宝贝别闹了!全文阅读开着外挂闯三国全文阅读残颜医妃全文阅读仙剑之本座邪剑仙全文阅读机甲王座全文阅读征战诸天世界全文阅读绝品透视眼全文阅读抗日之浩然正气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武炼巅峰史上最强手机地图开挂闯异界科技图书馆漫威世界的术士进化之眼怪物乐园逆天神医狂探快穿攻略:宿主要逆天我老婆是鬼王帝神通鉴第一战神最强狂兵火影:旗木荣耀重生之完美未来末日崛起长生榜不朽神帝重生之八十年代新农民毒医娘亲萌宝宝快穿:我只想种田极品全能学生都市圣医不灭战神无限升级之穿越诸天神兽缔造师绝品毒医萌宝快递:拐个妈咪送爹地大唐好相公

步步为营:凤倾天下最新章节手机版 - 步步为营:凤倾天下全文阅读手机版 - 步步为营:凤倾天下txt下载手机版 - 王冰白的全部小说 - 步步为营:凤倾天下 62小说移动版 - 62小说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