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62小说 >> 步步为营:凤倾天下 >> 第133章 满足

此刻二人喜笑颜开,一脸幸福满足之色。

杨柳依依杏花白,茗儿看得有些痴了。此情此景,恍若梦中,惟愿就此沉沦,不再醒来。

纤手被少卿的大掌握住,茗儿心里像灌了蜜,笑容灿若春花。

从前所受的种种苦恼与不幸,早已烟消云散。眼前的世界变得分外妖娆,令人沉迷其中,难以自拔。

“大哥,我们去瞧瞧解语姑娘吧。”自那日一见,茗儿一直对向解语念念不忘。

少卿面色一变:“干什么要去瞧她?真是扫兴!”

茗儿一呆,不敢言语了。

少卿心内一软:“我是说咱们玩得正尽兴,别教一个外人扰了兴致!”

“可是,解语姐姐不是外人啊!”在茗儿心目中,早已将解语看做亲姐妹一般。

少卿看着茗儿清澈如水的明眸,那里就似二眼清泉,不含丝毫杂质。心里不觉一阵茫然:那般环境之下造就出来的女孩儿为何依然如此清纯可爱?或者是对美好人生的执念吧。总之在她面前的自己显得如此的卑微渺小,以致自惭形秽。

就是这样一个小小的女子,身上仿佛有着一种魔力,教人无法拒绝她的任何要求。

“好吧,去瞧瞧!”少卿几乎是不由自主地点头答应。

茗儿嫣然一笑,阳光下的她整个人都焕发着一种奇异的光彩,看得人心里暖暖的、柔柔的,说不出的祥和宁静。

二人直奔城南胜业坊古寺曲,一路无话。

世上偏偏就有这么巧的事,就在二人行到胜业街闹市,迎头就撞见了一人。

“王公子?”茗儿喃喃低语。

眼前少年一身玄色锦衣,更衬得他目若朗星、面如冠玉,飘然出尘。

身侧伴着的依然是那个有些鲁莽的彪形大汉,连鬓胡子的郎芳。就是他这样一副尊容,居然取了个十分女性化的名字,茗儿心里暗暗好笑。

王丰见到他二人,眸光恰似二盏烛火,瞬间一亮,又倏然泯灭。

“真巧啊,王公子,咱们又见面了!”茗儿笑吟吟地迎上前去。

王丰面上神情淡淡的,不辨喜怒。他默默地打量少卿茗儿他们,没有要开口的意思。郎芳抢着插话道:“是啊,真是冤家路窄啊!”

茗儿依旧笑嘻嘻的,侧着头仔细地瞧着郎芳的脸,倒把他看得浑身不自在。

“看什么看,我脸上难道长了花儿不成?”

茗儿本来在笑,突然脸一沉,啐道:“呸,你很美吗?你不说话,没人拿你当哑巴!”

郎芳一愣,旋即涨红了脸,就要发作。主子王丰斜睨他一眼,他立时惶恐地低了头,敛声屏气。

茗儿“噗嗤”一笑,郎芳惟有双眼圆睁瞪着她,却不敢做声。

茗儿见王丰并无要搭理自己的意思,不觉甚感无趣,向他一抱拳,行了个礼便转身离开。

少卿也依样画葫芦,恭恭敬敬地给王分行礼,随后快步跟上茗儿。

“这种人,夜郎自大……”茗儿忿忿地低声嘟囔,不经意掉头,却见王丰主仆不疾不缓地跟在他们身后。

茗儿瞪大了双眼:“不是这么巧吧?”

眼看快到胜业坊古寺曲了,王丰还跟着,这可不是巧合了。

“我说,你们这是想做什么?”茗儿停步转头,二手叉腰,显得凶神恶煞。

王丰波澜不惊,淡淡笑道:“大路通天,各走一边。你们来找解语姑娘,我们也是,咱们井水不犯河水。请问这位荣小哥,有何不妥吗?”

茗儿一时语塞,气鼓鼓地扭身就走。同时暗暗心惊,这人目光犀利,一眼便能看穿别人的心事。若真成了对手,倒是十分可怕。

到了向府,茗儿上前打门。有个小鬟前来应门,王丰老实不客气地跟在茗儿他们身后也进去了。

小鬟引着他们一行四人往花厅而去,出来迎客的是向夫人。

见到茗儿他们,向夫人眼前一亮,分外高兴。热情地招呼他们落座,奉茶。言道解语出门应酬,不一刻便回转,要他们稍等。

向夫人待人和蔼亲切,恰如慈母一般,茗儿心下甚是羡慕解语。到了这里简直比在自己家还要轻松,丝毫不觉拘束。

茗儿只来过一次,却已经非常熟络,大大方方地满院子转,满屋子跑。

她又去逗弄那只绿毛鹦鹉,“生人勿近,生人勿近!”鹦鹉一见她便叫嚷起来。

茗儿哈哈大笑:“胡说八道,我哪里是生人了?”拿鸟食去喂它。

鹦鹉警惕地瞪着她,毫不理会。

“你若不吃,我可全拿走了,水也不给你喝,看你饿死渴死!”茗儿眼睛一瞪,作势伸手到鸟笼中去拿食物和水。

鹦鹉冷眼瞧着,瞅准时机,猛然向茗儿手上啄来。

吓得茗儿忙不迭地缩手,险险就被它啄到。

少卿恼了,喝道:“畜生,不得无礼!”赶紧来看茗儿可曾伤着。

茗儿笑眯眯的:“不碍事,不碍事!”

少卿抚着她的手,嗔怪地道:“你也忒顽皮,要是被它伤着如何是好?”

向夫人也来查看问询,一时冷眼旁观的王丰此刻凉凉地道:“想不到纳兰世子兄弟情深呐!”

少卿面色一变,讪讪地松开握着茗儿的手。

王丰折扇轻摇,星眸微眯,似笑非笑。

“姑娘回来啦!”鹦鹉突然怪声怪气地叫起来,冷不防把大家都吓了一跳。

不约而同地回首,果见向解语款款走近。

一件猩红色大氅罩在她纤巧的身上,更衬得肤白如玉,眉目若画。

王丰合了折扇,定定地看着解语,剑眉轻蹙,若有所思。

菜肴精致,酒是上好的女儿红,茗儿心绪不宁,不觉多喝了几杯。

“酒入愁肠,化作相思泪……”茗儿醉眼迷离,喃喃低吟。

“小荣公子这是为谁相思为谁愁呢?”王丰拿走酒壶,“你不能再喝了!”

茗儿伸手去夺:“给我,干么不让我喝?”

王丰推开她手,淡淡道:“你喝多了!”

茗儿软软地趴伏在桌上,露出一段雪白的颈子,隐有一股淡淡的香气飘来,甜而不腻。王丰看在眼里,有些微失神。

“大哥不来找我了,他要成亲了……”茗儿嘴里嘟囔。

王丰一怔:“纳兰少卿吗?”

茗儿点头,二颗大大的泪珠滚落桌上。

“你大哥成亲,不是该替他高兴吗?”

“我不高兴!可是他很高兴,侯爷、夫人也高兴……”

“你为何不高兴?难道你喜欢他?”

不闻茗儿回答,王丰又追问一遍,仍是不见她有动静,细细一看,才发现她趴在桌上已睡熟了。

王丰心中一动,起身待要去扶她。门上有剥啄之声,急忙重又坐回,镇定自若地道:“请进!”

解语推门进来,见茗儿醉倒,急忙叫小厮进来扶她去西厢房睡着。

“公子若是不尽兴,小女愿陪您把酒言欢!”解语道。

王丰起身告辞:“天色已晚,不便久留,改日再来叨扰!”

解语客气几句,便送他出门。

这位公子哥儿虽然出手豪阔,也喜欢到她这里来小酌,但一直守之以礼,并无半分纨绔气息。瞧他长相绝佳,气度不凡,定然非富即贵,可是总不愿透露自己身份,或者有什么难言之隐。解语不是好事之人,不便多问。倾心相交,以诚待人,管他是乞丐还是王侯。

解语看着他清俊的背影出了一会神,想起那位醉酒的小荣公子,嘴角上扬,颊边有了笑意。

这孩子虽然生得一般,但天真烂漫,性情中人,就是一块未经雕饰的璞玉。假以时日,必将绽放出夺目的光彩。

茗儿一觉醒来,已是次日辰时。糟了,一夜未归,被发现,少不了责罚。

来不及给解语打声招呼,便慌里慌张地夺门而出。

一路东张西望,躲躲闪闪,总算自后门悄悄溜回梅园,好在没撞到人。

正自庆幸,母亲毓秀便来了。

“女孩子家夜不归宿,成什么话?穿男人的衣服,还戴着我给你的这一张面具。到哪里去了?”

见母亲板着脸,茗儿只觉得无处遁形,心里盘算着如何遮掩。未曾料想毓秀并无再往下追问的意思,而是话题一转:“听说,夫人正在给少卿物色一门亲事?”

茗儿的脸刷地变得煞白,半晌轻轻摇头:“女儿不知。”

“你不知?少在这里装蒜!”毓秀冷笑连连,“少卿有好久不来梅园了吧,为的什么?你想瞒哄我?”

“不,女儿不敢!”

“那就说实话!”毓秀冷眼瞪着她,“你到底喜不喜欢少卿?”

向夫人吩咐厨下造饭,留他们用膳。

席间茗儿一直咭咭咯咯说笑不停,少卿心下奇怪,印象中这个小女孩儿寡言少语、内向沉默,到了这里怎么像变了个人似的?

“小荣公子是个直爽孩子,我喜欢!”向夫人笑眯眯地道。

饭毕,茗儿跟王丰品着香茗,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这二人真可谓“不打不相识”,先前还针尖对麦芒,这会子居然聊得甚是欢畅。

茗儿从前住在乡下,后来到了侯府几乎就没出过门,过着与世隔绝的隐居生活。所以对什么都好奇,问这问那。王丰发现她是一块未经雕琢的璞玉,渐渐开始改变对她的态度了。

一旁的郎芳插不上嘴,闷闷地干坐着。听得不耐烦的时候也会没好气地训斥茗儿两句:“你怎么什么都没见过,什么都不知道?”

“是啊,我是乡下来的野孩子,没见过世面的,当然什么都不知道!”茗儿瞪眼。

也不知隔了多久,茗儿突然发现少卿不知所踪,解语也不在这里。不禁大感奇怪,嚷着要去找大哥。

王丰淡淡地道:“你这孩子,你大哥才离开一刻,便受不了了?”

“不是,天色已晚,咱们该回府了。”茗儿说着便起身走了出去。

寻到西厢房门前,听到里面有低低的说话声,茗儿心头一喜,便上前打门。

门无声无息地开了,茗儿进去,果见少卿和解语在里面。解语面上还隐约有泪痕,茗儿奇道:“姐姐好像哭了,是我大哥欺侮你了吗?”

“不,没有!”解语连忙否认。

“哦。”茗儿一笑,“这我就放心了。咱们大家都是好朋友,应该好好相处。其实那位王公子也不是坏人,我跟他还挺谈得来呢。”

少卿过来牵起茗儿的手:“天色不早,我们该告辞了!”拉着茗儿就走。

“唉,唉。”茗儿被他拖着一边走,一边回头叫道,“姐姐,咱们改日再来!”

解语怔怔地瞧着他们,欲言又止。

回到府里,少卿便被母亲清颜叫去了。

少卿进来后,看见清颜正在翻看几卷画轴,便上前行礼。

“少卿,快来帮母亲看看,这几幅画上的女孩子,哪一个更美?”

少卿根本无心去看,淡淡扫了一眼,敷衍道:“都不错。母亲如何对这些画中美人感兴趣了?”

清颜放下手中画卷,过来拉起儿子的手,柔声细语地道:“少卿,你已行过冠礼,该寻一门亲事了。你看,这些都是京城大户人家的小姐,对我家少卿倾慕已久。这不,特地托王婆送来画像,你父亲和我都希望你能从中选一个可心的。”

少卿恍然大悟:“原来如此。母亲,您这不是为难儿子吗?”

清颜一愣:“你这是什么话?”

“这画上的女子我一个也不喜欢。”

“自古婚姻大事非同儿戏,讲究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岂能由着你的性子胡来?”清颜显得很不高兴。

“母亲,实话对您说,儿子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母亲……”茗儿嗫嚅着,良久才轻点下头。

“这不就结了!”毓秀白她一眼,“之前我跟你怎么说来着?想办法让生米做成熟饭,到那时侯爷和夫人不答应也不成啊!”

茗儿睁着一对黑白分明的眸子,有些无辜地瞧着母亲,其实到现在她还是没能弄懂这话的意思。

毓秀很无奈,拍一下她肩膀,道:“母亲帮你吧。这事儿包在我身上,你就等着听好消息吧!”

难道她是去侯爷、夫人那里提亲?一念及此,茗儿心内一阵狂喜。到底是自己的亲娘,关键时候还是帮衬着女儿。

几日过去,毫无音讯。少卿却来了!

“我这几日忙,爹爹给我在翰林院捐了个职位,以后须日日进宫供职。”

“你不必解释,我都知道了。”

见茗儿如是说,少卿显得颇不自然:“那些千金小姐我一个也不喜欢……”

“可是侯爷、夫人的话你敢不遵从?”茗儿轻轻叹口气,“罢了,我有自知之明,你也不必在我身上白费气力了。”

少卿握住她手,深情款款地道:“茗儿,我只喜欢你一人。”

茗儿淡淡笑道:“有你这句话就够啦!我不敢再有奢望。”

“茗儿!”少卿一阵心痛,拉她入怀。

“有好几日没出去,呆在府里闷得慌。”茗儿轻声道。

少卿忙道:“那你快换衣服,咱们这就出府。”

茗儿依言进去换了男装,又换了面具出来。少卿展颜一笑,年轻英俊的脸似乎在发光。

他是自己喜欢的人,却要娶别的女子为妻。相爱却不能相守,有情却只能无情。缘分天注定,或者自己跟他有缘无分罢了。

茗儿心内凄苦,别过了脸不再看他。

其实茗儿的表情又如何瞒得过少卿的眼睛?在他心里,父母大于天,父母亲的吩咐怎敢不遵从?即便有一千一万个不情愿,也不能忤逆父母。否则,那就是不孝!

茗儿却想着与大哥在一起的时日不多,那就多让他陪陪自己吧。她不会傻到奢望大哥为自己去跟侯爷、夫人抗争,毕竟他们身份地位悬殊太大,这根高枝儿怕是很难攀上。

少卿带着茗儿正要从后门出去,远远听得有人在叫:“茗儿,茗儿!”

二人闻声回头,不禁面色大变,只见茗儿的母亲毓秀正在不远处向她招手。

茗儿无奈之下,只得应声过去。

见少卿并未过来,只远远地看着她们,毓秀放下了心。

“又出去?”毓秀面上不动声色,看不出任何表情。

茗儿点头应是,毓秀冷冷地笑:“光跟着他瞎转悠个什么劲儿?该想想正经办法才是。母亲教你的生米煮成熟饭可曾试过?”

茗儿大睁两眼,摇摇头,表示疑惑。

“没用的丫头!”毓秀骂了一句,看少卿不注意,将一粒药丸塞到茗儿手中,“把它吃了!”

清颜俏脸一板:“你喜欢的人是谁?茗儿么?”见少卿不做声,算是默许,她又续道:“不可以!她是你妹妹,传扬出去,兄妹*,我纳兰家颜面何存?”

“我的妹妹是容黛,她不是!”

“那也不成。总之你爹爹和我都不会答应!”

少卿“扑通”跪地:“母亲,求您,儿子是真的喜欢茗儿!”

清颜更加生气:“你给我起来,成何体统?”

“母亲不答应,儿子就长跪不起!”

清颜叹了口气:“茗儿有什么好?德容言工,哪一项是出类拔萃的?何况她的出身……”

“原来母亲也在乎的是门第高低!”少卿忿忿不平。

清颜彻底恼了:“你这孩子,怎的如此执迷不悟?回头教你爹爹听到,又该训斥你了!”

见少卿还是跪着不动,清颜冷冷地道:“那你就跪着吧,我可不管啦!”拂袖而去。

纳兰禛下了早朝回来,听说少卿还跪在母亲那里不肯走,不禁大怒。跑过来将他好一顿数落,又罚他禁足一月,闭门思过。

少卿好久不曾露面,茗儿隐约也听说了一些,知道侯爷、夫人正忙着给他张罗亲事。

茗儿心里很是难过,自己出身寒微,寄人篱下,又是无德无才,如何能与大哥相配?即使两情相悦,但阻碍重重,只怕难成正果。

眼下侯爷和夫人就是希望大哥能结一家门当户对的亲事,好让他彻底对自己死心。唉,我干什么还要成为他锦绣前程上的一块绊脚石呢?

思来想去,真是柔肠百结。可惜没有倾诉对象,心中郁结难平,茗儿决定独自一人偷偷溜出府去找解语。

换上男装,又戴了另一副姿色平凡的面具,茗儿自后门悄悄溜了出去。

这条路已经很熟了,茗儿不费吹灰之力便摸到了城南胜业坊古寺曲。

不料解语又出门了,茗儿与向夫人唠了几句家常,又在这里用过午膳,还未见解语回转。百无聊赖之下,竟躺在西厢房睡了一觉。

醒来时日头已偏西,看来解语今日不到天色向晚是不会回来了,茗儿闷闷地去向向夫人告辞。

出门时险些与一个人撞个满怀,抬头一看,却是富家公子哥儿王丰。

瞧他一副驾轻就熟的的样子,显然背着茗儿他们来这里不止一次了。

茗儿没好气的道:“走路不带眼睛的?”

“怎么说话呢你?胆大包天了你小子!”郎芳的大嗓门已经开始嚷嚷。

“怎么着,小爷我爱怎样便怎样!”茗儿最喜逗他。

郎芳捋起袖子,眼睛一瞪,就要发作,却被王丰喝止。

“今儿小荣公子似乎心情不好?”王丰亮如星辰的眸子里带着淡淡笑意。

茗儿嘟着嘴,气鼓鼓地:“是啊,我还想喝酒呢!”

“好,我陪你喝!”王丰拉她重又回去。

向夫人吩咐厨下很快便整治了一桌酒席上来,自己则拉着郎芳退了出去,留王丰、茗儿二人对酌。

茗儿迟疑了一下,毓秀脸一沉:“放心,毒不死你!”

茗儿无奈,只得接过一口吞下,虽然心里不怎么舒服,却哪里敢说一个字?

看毓秀施施然地走过,少卿心下骇然,低声问:“怎么你换了面具她也能认得?”

茗儿道:“这东西就是我母亲给的!”

“你母亲方才对你说什么了?”

“没,没什么……”

少卿释然一笑,拉了她手快步出门。

二人在街上转了几转,便直奔胜业坊古寺曲解语那里。他们似乎已形成默契,只要出门就一定要到解语这里来瞧瞧才安心。

茗儿上前打门,就听得身后有人在叫:“世子,世子!”

二人闻声回头,却是侯府一个小厮,茗儿认得他名唤小四儿。

瞧这情形他一直跟在少卿他们后面,此刻跑得上气不接下气:“世子,侯爷找您回府有要事相商。”

少卿一怔,回望茗儿。茗儿微微一笑:“大哥,快去快回!”

那名小厮自然没认出现在的茗儿,看着她的眼神陌生得很,同时还有一丝探询之意。

少卿颔首:“你跟解语姐姐说会儿话,我很快就回来!”

茗儿目送他匆匆离去,心里一阵怅然。看来侯爷对他们的行踪了如指掌,派人找少卿,想必有要事相商是假,不让他与自己在一起才是真吧。

一念及此,茗儿叹了口气,转身进了向府。

这一次很幸运,解语没出门,见到茗儿很是意外:“怎么就小荣公子一人?”

喜欢步步为营:凤倾天下请大家收藏:(www.62xs.com)步步为营:凤倾天下62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步步为营:凤倾天下最新章节 - 步步为营:凤倾天下全文阅读 - 步步为营:凤倾天下txt下载 - 王冰白的全部小说 - 步步为营:凤倾天下 62小说

猜你喜欢: 王者归来绝傲公主重生之康熙荣妃追寻之恋毒女狂妃,这个王爷太妻奴惊世帝妃:神医七小姐毒宠狂妃:神医九小姐田园娇宠:神医丑媳山里汉福晋有喜:爷,求不约一品夫人之农家贵妻我的皇子殿下拈花一笑不负卿锦绣田园:灵泉农女种田忙空间农女:彪悍辣媳山里汉六宫凤华嫡女贵凰:重生毒妃狠绝色步步为营:凤倾天下天降萌妃:皇叔,宠翻天!神厨狂后绝色狂妃:冥王的天才宠妃邪蛮太子妃:殿下,好放肆!盛世独宠:狼性王爷,你好坏穿到古代当名士秀才家的俏长女侯府商女神医凰后医品兽妃:魔帝,别乱来
完本推荐: 火影之远途全文阅读医女小当家全文阅读女神召唤系统全文阅读天才魔妃全文阅读抗日之超级战魂全文阅读综穿之逆袭吧,男配全文阅读瘾婚秘爱:我的腹黑萌妻全文阅读重生娱乐圈:盛宠隐婚影后全文阅读妃常嚣张:毒医大小姐全文阅读末世裁决者全文阅读权奸投喂指南全文阅读最强军魂全文阅读快穿女配有毒:男神专宠手册全文阅读神级英雄全文阅读大明雍王全文阅读武极宗师全文阅读绝品透视眼全文阅读求魔全文阅读全洪荒都知道魔祖在闹离婚全文阅读抗日之流氓部队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网游大魔王轮回乐园极品贴身家丁都市绝品仙医我能看见战斗力武傲九霄克斯玛帝国冥冥之中喜欢你他的情深似海养鬼为祸钻石王牌之投手归来网游之诛神屠魔极品捉鬼系统法象仙途空间农女:彪悍辣媳山里汉农女福妃,别太甜透视小邪医神医弃女:邪王霸爱小狂妃超级仙学院神界红包群一世倾城主神调查员高魔地球狂暴武魂系统卦妃天下重生之八十年代新农民乡村超级医圣毒医特工:邪君狂后天道制霸计划华娱之闪耀巨星

步步为营:凤倾天下最新章节手机版 - 步步为营:凤倾天下全文阅读手机版 - 步步为营:凤倾天下txt下载手机版 - 王冰白的全部小说 - 步步为营:凤倾天下 62小说移动版 - 62小说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