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62小说 >> 步步为营:凤倾天下 >> 第157章 意外

清晨时分,茗儿意外醒得早,她迷糊睁开眼,正对上南锦有些不自在的脸,她羞涩得想转身,却不甘再过着自怨自艾的生活了。

如果她主动一些,他会更容易看明白事情的真相吧?

“臣妾、为皇上穿衣。”

他突然握住她的手,这一时她不知再该如何动,闪躲的眼神转了好久,终于鼓起勇气与他对视,将头靠在他胸口。

她爱他,哪怕他给她的只是伤害,可她想要的,只是那个真实的南锦,而不是这个事事伪装成不在乎的皇帝。

“不是要为朕穿衣么?”

南锦声音懒懒的,茗儿娇嗔着将手抽出,屋外太阳渐渐高升,而她的心情,也跟着暖阳好了起来。

她下了床,拿过南锦的衣服,再折回床边,他打量的眼盯得她?急了,脸如火烧一般滚烫,阳光射了进来,她竟惧怕得连头都不敢抬了。

“今日起得这么早?”见她不动,他竟跟她闲话起家常来。

“因为怕皇上再将清晨之事移驾御书房惹来不必要的麻烦,臣妾当然要起来得早些!”她含着笑,调皮得将自己的尴尬化解,南锦也跟着她笑,茗儿看得出神――只不过是一晚,她竟觉得他们的关系变得好了许多,至少,他这样真实的笑,只愿对着九儿与锦落的。

想起她第一次为他宽衣,她解不开扣子;她第一次为他倒茶,他嫌不是冷的;她第一次为他盛汤,他救了昏厥的她;她第一次为他上药,他问她莫名其妙的问题;她第一次为他煮面,他说不会伤害她;她第一次见他伤痛,她说喜欢他……

不知不觉,原来他们之间发生了这么多事情。

“好了。”

她的手停在他胸口的纽扣上,俨然一名妻子为前去上班的丈夫系领带,她不由想得出神,面上始终是笑着的。

“朕的颈口这么让你迷恋?”

南锦笑道,茗儿忙抽回手,心下有些伤。

原来她一直是想回去的,就算幻想也是幻想着现代的生活,而现代不会有南锦,古代不会有家人,她该如何取舍?

“皇上!”

见他要走,她忙喊住他,到了门口的南锦又停下,回头看着她。

“臣妾会证明,与太后、不是皇上想的那样。”

“你要证明的事情当真是多,忙得过来么?”他玩笑般的问着,看似漫不经心。

“只要皇上愿意给臣妾时间,自然会有答案。”

南锦点了点头,停了会儿,转身向外走去,茗儿远望着他的背影,心是暖的。

他对她其实是有熟悉感的吧?否则,又怎么会给她这次机会?

她高兴得笑出声,换做是平常,她恨不得一跳三尺高,可现在不行,她的腿还疼着呢!

屋外的天已经大亮了,茗儿翻来覆去还是睡不着,干脆起床,冲在外的苑儿喊道:“苑儿!我要洗澡!”

昨日睡得匆忙,竟连澡都没洗。

“小姐今日怎么这么高兴?与皇上?”

苑儿探了身子进来,茗儿红着脸,轻轻点头,他与她现在这样,算是一种好吧?

洗完澡,茗儿在衣柜前挑了半天衣服,一会儿嫌这件太淡,一会儿又嫌这件太艳,苑儿被她转得头都晕了。

“小姐,已经很美了,平常也没见你这么注意穿着!”

苑儿笑着将她按在椅子上,细细看着她的腿伤。

今夜说不定南锦又会来啊!茗儿红着脸:“就是觉得还不够好嘛!”再照着镜子,搔首弄姿。

“对了,9527呢?怎么不见他?”自己一起来就忙着穿衣打扮,这么久了都没见他!

“不知道啊。”

说着苑儿也向外瞧去,找了半天,平时都会守在门口的人今日总也不见身影。

茗儿在房间等了半天,却还是不见9527来,心里不免有些空荡荡的,望向苑儿,迟疑了半天,还是觉得一些事是必须要独自面对。

“苑儿,我们去太后那儿。”

“小姐。”

“走吧,不会有事的。”

或许是因了冷轻云昨日的话,或许是南锦给了她底气,总之,她现在并不觉得太后有多可怕,她其实深深明白着,无论太后多装腔作势,她这颗棋子、暂时还不会有危险。

茗儿带着苑儿向太后那儿走,她一路都在留意,或许9527被谁找去了,或许南锦正往哪儿赶,或许宣城染进宫面圣跟她走的是同一条路,或许冷轻云散朝了会遇见。

可这一路,竟是谁也没遇到。

失望之余,她看向旁边的苑儿,她一副心神不宁的模样,这些天都不知她怎么了。

“苑儿,放心吧,我不会有事。”茗儿装做平时的样子,却见苑儿仿佛没听见一般,依旧朝前走,她再喊了她一声,她还是没回头。

“苑儿!”她走上前去拉住她,苑儿这才回过神,满脸慌张,“怎么了?”

“该是我问你最近怎么了吧?”

记得上次她这副模样的时候就是为她易容代替她进宫那次,那么这次,她又暗中在做什么吗?

“我没事。”

“还说没事?”茗儿的声音有些大,见苑儿闪躲着,她拉住她的手往边上走了点儿,“我不要你再为我做任何,苑儿,我们同是人,没有贵贱高低之分,更何况我们俩这么要好,在宫里的苦日子就一起承受,好不好?”

苑儿的眼眶微红,咬着唇,半天哽咽不止。

“好了嘛!我这么厚脸皮得将你一起拖着陪我共患难,你这么脆弱可不行!”

茗儿哄小孩儿似的,伸手去为苑儿擦泪,苑儿轻轻一笑,握着她的手,紧紧的。

耽搁了这么会儿已是正午了,茗儿犹豫着要不要现在去太后那儿,可都已经走一半路程了,现在折回岂不是打压了她的勇气?

想着,她已经迈开脚步。

“单嬷嬷,麻烦您帮忙通传一声,我想见太后娘娘。”

茗儿乖巧的说着,单嬷嬷顿了顿,没说什么,向里走去,再等她出来时,茗儿捏紧衣袖,似乎知道那个结果。

“太后让贵妃进去。”

单嬷嬷边说边敞开大门,茗儿偷偷看了身边的苑儿一眼,两人相视一笑,一同踏了进去,只听得身后关门的声音,仿佛将她们与外界隔绝了般。

这会儿,再害怕也只能硬着头皮朝前进了。

果然这会儿来的时间并不好――太后正在用膳。茗儿尴尬得请安,见太后慈眉善目,不敢上前半步。

“过来陪哀家吃点儿。”

“谢太后。”

纵有千万个不愿意现在也不是她使小性子的时候,她规矩坐去太后身边,小心为她夹菜、盛汤,恭敬得尽量不出差错。

“过几日的‘三臣朝会’,墨儿可知?”

茗儿下意识求助苑儿,哪知苑儿低着头根本没注意,专注在想自己心中的事――昨日皇后找过她,说的就是朝会的事情,皇后命她设计让茗儿在三位朝臣面前犯错,而那错,单是听着,她就不寒而栗。

太后跟着茗儿看了苑儿一眼,接着道:“腿伤好了?”

“回太后,并无大碍。”

这时,太后站起身,单嬷嬷忙来扶着她,茗儿也赶紧跟从,太后拍了拍她的手背,轻叹了口气,“也莫怪哀家狠心,这宫中的贵妃来哀家这儿请安是墨守成规的,你若不来,哀家不罚你,只怕这后宫又要出乱子了。”

明明就是给她下马威还说得这么好听,茗儿心里不服气,可嘴里却连说自己错了。

“尤其啊,这皇后只怕是对你有些误会,墨儿,有空,带上你的丫环,多与皇后走动走动,同是颜家人,这么生分何必呢?”

说着,太后向苑儿看去,苑儿赶紧跪了下来,有心人对她话里暗中的警告怎么可能听不出来?只是茗儿不明白事情的原委,只当太后此举还是做给她看,不免又觉得愧对了苑儿些。

“看哀家这记性,刚刚不是说三臣朝会么,怎么又扯到这儿了,单嬷嬷,带她们先退下,哀家有些话想与霓裳贵妃说说。”

支开了苑儿,茗儿心里有些慌,见太后只端起茶杯喝水,她站在一边更觉得度日如年。

“坐吧。”

“臣妾站着就好。”她忙答话。

如果真坐下了,这一时半会儿怕是走不掉吧?茗儿苦笑,管她坐不坐,只要太后不想放人,她能走么?

“祁赫、长青、傅植三人为‘三臣’,每年入秋后不久他们会携带家眷前来朝拜皇上,商谈边疆管理之事,这三人在朝中地位极高,对蓝国更是忠心耿耿。”

说着,太后又抿了一口茶,茗儿听明白三分,只是,她到底要她做什么,她还是不懂。

“哀家要你在皇上身边时时待着,制造些误会。”

误会?

挑拨离间么?

“太后太看得起臣妾了,殊不知,皇上对臣妾的宠爱都是做给太后看的。”

太后突然皱了眉,茗儿这才发现自己说话太直白了,却也不求饶,等着听太后再要如何。

安静了好一会儿,太后始终似有似无的笑着,而她不说话,茗儿也不肯开口,时刻保持着警惕,见招拆招。

“真利用,也得有些事情让你知道;假利用,这事儿、就更好办了,不是么?”

“太后,臣妾真的……”

“颜家家大业大,随时威胁着朝廷,冷轻云拥兵自重,随时威胁着帝王,这两条罪,若夸大一点儿……”

说到这儿太后停了下来,看了看茗儿,笑得诡异。

“哀家要的只是结果,这件事成了,哀家替你收拾一个背叛你的人,若是不成,哀家等着看你与她谁输谁赢。”

背叛?

茗儿狐疑着太后的话。

看太后这样子不像是骗她,难不成、她说的是9527?9527会背叛她么?谈不上这么严重吧?

“太后指的是?”

“这个你可以先不知道,时机成熟了,哀家自会收拾该收拾的人,你退下吧。”

这不是逼着她答应么?

茗儿也不反驳,含笑着退下,她自来的那刻就没想着要拒绝,她知道她现在做的事情很危险,一着不慎,满盘皆输,可她也知道,为了南锦,半点儿也不会后悔……

出了宜生殿茗儿见到了苑儿,心底一些怀疑传来,却立马打消,一个愿意为她舍弃自由而进宫的人,她不相信她会背弃她。

“小姐,你脸色很不好看。”苑儿扶着她,满是担心。

“没事,只是刚才站太久了,膝盖有些疼。”

“我先扶你回去。”苑儿这一举动,茗儿更不愿意怀疑太后说的那个背叛之人是她了,可9527?她自是也不相信。

这偌大的皇宫竟不知何时已经觉得熟悉了,以前做丫环的时候能跟大家闹到一起去,而现在,就算遇到了曾经一起玩耍的丫环们,见了她也是毕恭毕敬的,不敢接近。

难道这就是人间冷暖么?高高在上,得到那个虚位,失去的又何其多,真的值?

她苦笑,试问谁不想要那个皇位?有人愿意为了它杀妻弃子,有人愿意为了它弑父毒兄,而他们却都被冠以无可奈何之字句,帝王、不狠心,行么?

纵然,也有一定的理由吧!

南锦这时正吃过午饭,悠闲得在御花园赏花,他背着手,静站在那儿眺望着远方,谁也不知道他此刻在想些什么。

茗儿只感觉远处那个人有些熟悉,等看仔细了,她轻轻一笑,悄悄走了过去,深怕被发现了似的。

“城染!”

她躲到宣城染身后拍他的左肩突然大声喊道,宣城染向左回过头,见她在右侧,宠溺得看着她,跟着她笑开。

“你怎么了?有空在这儿发呆?”

“想我了?”

“才没有!”

茗儿白他一眼,高傲得看向一边,宣城染更是笑得开心。

有这一刻他觉得好满足,听人说她受伤了,可他竟没有立场去看她,只能在这儿干着急,如今见了她这么活泼开朗的模样,他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些。

“腿伤好了吗?”

“亏你还知道关心!”茗儿抱怨着,“要不是我今日在这儿遇见你,只怕是我能跑能跳了还见不到你的人呢!”

在这个世界她总共才认识这么几个人,一天不见就感觉心里空荡荡的。

“我若是来救你,势必会引起太后的不满,只会让你在后宫更难生存,而你萱兰阁的眼线现在那么多,我若是来看你,只怕你又得了个与王爷不轨的名号。”

茗儿心惊,原来、还是为了她?

“我……”

“我会想办法带你离开,不用多久了。”宣城染一脸向往,笑得温柔。

“城染。”茗儿犹豫着,有些话,自己早该说明白的。

“其实我……”

“我已经部署好了,你走也得走,不走、也得走!”似乎是知道她要说什么,宣城染先她一步将话说了出来,而这样做,反倒更是坚定了茗儿要说的决心。

“还记得你上次问我喜不喜欢皇上。”

“茗儿!”

“我喜欢他!”

茗儿话一出口,宣城染踉跄着往后退一步,他忧伤的眼看得茗儿只想逃离,可她不能再躲了,她已经决定的事情,又怎么会轻易改变?

“对不起,我自私地、想让自己爱他。”

“我不准。”

“城染!”

“即便你选的是他,我也会不顾一切将你抢回。”

“这是我自己的……”

“我说过,你是我未过门的妻子,嫁或不嫁,都由不得你。”

宣城染字字咬出,他生气了,茗儿第一次看见他这么生气的模样,他甚至不惜推开她,见她摔在地上也不回头、愤然离去。

“小姐你没事吧?”

苑儿忙到茗儿身边,只见她两行清泪流出,趴在她怀里失声痛哭,她跟着看向宣城染,如果他能带小姐走。

……

皇宫另一头,一抹清新明丽的身影在皇宫不经意走着――端木依。若是得不到他的爱,就随了他的念想吧!

望着那背手之人的身影,她苦涩一笑,却没有走过去,而是绕着到了御花园的更深处,摘下几朵花,花瓣撒了一地,风一吹,连带她的裙摆一同卷起,此时她仿若一名花中仙子,情不自禁在花间起舞。

她跳得并不欢,举手投足间也没用几分力道,清眉间总是忧郁的,只怕这时若默默欣赏的另有其人,她的舞姿,当是另一番风味。

“果真是一舞倾城的端木依,朕许久不得见,今日竟以这样的方式见到。”

端木依回过头,见是南锦,她慌张得跪去地上,如同受惊的玉兔:“臣妾不知皇上在此,惊扰了圣驾。”

南锦淡笑着走过来,将她扶起:“如此舞姿,哪里算是惊扰?”

一句话惹得怀中美人羞红了脸,南锦闻着她的发香,酷似兰花,他久久沉醉其中。

这女子无意出现在这儿,就连装扮也是素雅,在这儿翩翩起舞却是美若天仙,谁又知道她是故意还是无意呢?

只是这一切皇上不去深究,众人也就都不去细想了罢。

“皇上喜欢就好。”

“甚是喜欢!”

“小姐,不好了!刚才听闻端木姑娘昨日承了圣恩,封为贵妃,如今正在太后那儿。”

苑儿的气还没喘匀,正在摆弄花枝的茗儿听闻这消息险些没站稳,而她今日依旧没见到9527,想起端木依,她万分怜惜,着急向太后那儿赶去,希望自己还保得住她。

只是,她也伤了,昨夜翘首期盼南锦会出现,却原来,他是去做了*韵事么?

还记得南锦落说过他的皇兄对宫中女子是极好的,知道保护不了她们便不去碰,夜夜睡于御书房,而她的所见所闻,又为何会是这样?

在途中茗儿就遇见了端木依,她眸中含泪,是比上次见面时憔悴万分的容颜,只是,却越发让人怜惜,想要拥她入怀,疼着、宠着。

“有事么?”端木依的语气太过平静,平静得让茗儿以为什么事都没发生,她期待着,心里却越发不安起来。

“端木……”

“我喝过药了,你不用再做猜测。”

五雷轰顶也不过就是茗儿现在的状态,她愣了足有几分钟,一直看着端木依,而她只是垂下眼,仿佛她喝的那碗药与她无关,仿佛不能生子与她而言,丝毫没有影响。

“为什么?”

听人说她是无意闯入南锦的眼中,可她当然不信,如端木依这样的女子,入宫这么久都称抱病不见南锦,依她的性子,就算是误撞,接下来的事情也不可能发生,除非,是她自愿的!

想到这儿茗儿不知是惊心还是害怕,这里头的原因,不会单纯吧?

端木依笑了笑,那笑容里只有苦,丝毫尝不出甜来。

她走到茗儿身边,深深的看着她,每一处都不放过。这就是小王爷爱的人么?她到底是哪里不如她?自小的陪伴还比不上那些偶尔游玩的日子?

想到这儿,坚强如她,眼泪泉涌而出。

“我要的,是帝王宠。”

端木依的话让茗儿又是一怔,帝王宠?她、得到了?

“一天或是两天,一年或是两年与我都没差别,重要的是得到过,并且,正得到着。”她说得淡然,那姿态却显得高傲无比,只是眼里的泪依旧止不住,而她也就任它落下,看着茗儿的目光里带有怨气与恨意。

正得到着。

她正得到着南锦的宠爱。

几乎听到了心碎的声音,茗儿面上装着坚强,端木依看她一眼,与她擦肩,边走边道:“你争不过我的,现在的我能满足他所有的欲望,你能为他放弃这么多么?”

她指的,是放弃生孩子的权利么?

茗儿想着,南锦始终是会要孩子的,等他扳倒了太后,后宫还缺为他生孩子的女人么?届时,她端木依又该何去何从?真如她所说,只要得到过么?

“皇上,依贵妃已从太后那儿出来。”崔公公进了御书房,小声说着。

此时的南锦正在看奏折,听了这句话,他迟疑了会儿,将手中的折子合上,起了身,“也是时候将他放出来了。”

“摆架慢声阁。”

“是。”崔公公唯唯诺诺,心想着九儿这丫头怎么又跑不见了踪影。

慢声阁里笑声不断,南锦落与纳兰珏两人对坐着吃点心、说趣事,就连南锦来了都不知道。

“说什么这么有趣,朕能听听么?”

“皇上!”

“皇兄!”

两声过后,南锦落与纳兰珏急忙离了凳子请安,对望一眼,传达着某种不安心。

“在慢声阁不用太拘礼,南锦落,前些日子因为九儿失踪你做了失常的举措,如今可知罪?”

南锦落不好意思得看向纳兰珏,见她有些怒意,想解释,又碍于南锦在场。

“臣弟知错。”

“再过几日三臣便来,朕命你管理一切事宜,以戴罪立功。”

“谢皇兄开恩,臣弟定当竭尽全力招待好三臣。”

南锦落暗暗冲纳兰珏笑笑,却发现她似乎不太高兴,疑惑间,南锦已眉头深锁。

“九儿,朕有事找你。”

喜欢步步为营:凤倾天下请大家收藏:(www.62xs.com)步步为营:凤倾天下62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步步为营:凤倾天下最新章节 - 步步为营:凤倾天下全文阅读 - 步步为营:凤倾天下txt下载 - 王冰白的全部小说 - 步步为营:凤倾天下 62小说

猜你喜欢: 作妻来袭:山里汉的直播老婆天降萌妃:皇叔,宠翻天!医妃权倾天下毒妃在上重生最强女帝天师上位记兽夫撩人:穿越兽界当女王福晋有喜:爷,求不约炮灰大作战异能特工:军火皇后天才丹药师:鬼王毒妃重生之温婉绝世神医:腹黑大小姐丑女种田:山里汉宠妻无度农女当道萌宠兽妃:喋血神医四小姐凰道吉日:夜帝,来接嫁盛宠庶妃嫡女重生之腹黑医妃鬼帝盛宠妻:神医废柴妃帝仙妖娆:摄政王妃,拽上天一咬定情:异能萌妃,抱一抱农女福妃,别太甜鬼医本色:废柴丑女要逆天至尊杀手妃:凤破九霄八系召唤师:废物嫡小姐
完本推荐: 超神大管家全文阅读回到过去当女神全文阅读清穿之德妃日常全文阅读鸿蒙神王全文阅读乡村朋友圈全文阅读和甜文男主谈恋爱[快穿]全文阅读冠军之光全文阅读赤龙武神全文阅读末世大回炉全文阅读绝世神医:腹黑大小姐全文阅读最强海贼猎人全文阅读绝色病王诱哑妃全文阅读名少的神秘老婆:豪门枭宠AA制全文阅读蹭出个综艺男神全文阅读超级灵药师系统全文阅读超级大脑(快穿)全文阅读至尊神帝全文阅读豪宠小萌妻:买个老婆回家爱全文阅读超级科技巨子全文阅读炮灰晋级计划书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猛卒逍遥派快穿:炮灰女配,有剧毒进化之眼无限武道传穿越1630之崛起南美天神诀这个地球有点凶超越狂暴升级重生之都市狂仙大明文魁极品捉鬼系统斗罗大陆IV终极斗罗神界红包群来自未来的神探快穿法则:腹黑男神,强势宠九域神皇极品全能学生我只想安静地打游戏我的绝色美女房客绝代神主天命凰谋特种兵王在山村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我夺舍了东皇太一神级农场超维术士无限之时空大盗军嫂重生记绝代名师

步步为营:凤倾天下最新章节手机版 - 步步为营:凤倾天下全文阅读手机版 - 步步为营:凤倾天下txt下载手机版 - 王冰白的全部小说 - 步步为营:凤倾天下 62小说移动版 - 62小说手机站